江雲如風 一-二

序:蔣蕓

  蔣蕓慵懶的躺在沙發上黝黑如瀑的長發散落修長白皙的美腿隨意交疊搭著豔

  美的面容似笑非笑星眸半開寵溺的望著跪伏在胸前、正大口舔食著大白奶子

  的兒

  子小鍾如嫩蔥般的手指穿過他的黑發摟住他的頭按在胸口:「乖寶好幾天沒

  見來

  媽媽是不是想媽媽瞭?」

  「想媽媽想食媽媽的奶瞭。

  媽媽的奶好食。

  「小鍾雙手捧住潔白的奶子把粉紅翹立的奶頭吞入吐出舌尖勾弄著乳尖上紅

  色桃心型的乳環復用牙齒叼起用力吸吮。

  「嗯……」蔣蕓輕輕呻吟1聲愛憐的撫摩著一九歲的兒子那赤裸茁壯的身軀白

  藕般的胳膊勾住瞭他的脖子紅唇微張吐氣如蘭:「乖寶想食媽媽的奶媽媽就

  讓乖

  寶食個夠。

  「她的手向下觸塗著鮮紅的指甲俏皮的劃過堅實的腹肌在小鍾已經高高聳起

  的褲襠上輕輕1點:「小壞蛋這麼會兒功夫硬的倒快。

  」

  隔著短褲到感受著雄壯那話兒的蹦動和驚人的暖度蔣蕓愛不釋手的揉搓起到笑

  著講:「小壞蛋才這麼大個人那話兒倒是比你那個浪蕩爹還大以後不明白多少

  小姑

  娘死在這根棍子上頭。

  」

  小鍾頭也不抬的隻顧食奶手也不閑著1根手指勾起另1個奶子上的乳環整個

  握在手裡死命的揉著抓的潔白嫩肉不停變換。

  「哎呦乖寶輕點疼……」蔣蕓嘴上嗔怪著臉上卻滿是笑意「小壞蛋光想著食

  奶媽媽的屄就不想日瞭?」

  小鍾抬起頭笑瞇瞇的望著蔣蕓春潮湧動的俏臉連聲講:「想日想日想日媽媽

  的屄。

  」

  「乖寶想日屄瞭還不快上到。

  「蔣蕓媚眼如絲的橫他1眼細細的腰肢輕輕扭動起到。

  小鍾卻復不忙笑瞇瞇的起身脫下短褲露出猙獰粗壯的那話兒有些有意的湊來蔣

  蕓眼前陽物甩著蹭著高翹的瓊鼻、柔嫩的小嘴伸手去蔣蕓身下1掏有些驚異

  的講:

  「媽你可真騷食瞭兩口奶怎麼就流出這麼多騷水到內褲全濕透瞭。

  」

  蔣蕓有些不好意思的打他1下嬌嗔講:「怎麼?媽媽騷你不快樂啊?流水還

  不是爲瞭你1會兒日著舒暢。

  」

  小鍾3兩下扒掉內褲赤條條的坐在蔣蕓兩腿之間卻不忙著日屄低下頭反倒端

  詳起瞭粉豔豔水靈靈的玉門到。

  蔣蕓隻覺得身子裡面暖的傷心屄裡像是爬瞭幾十隻螞蟻鉆的復騷復癢復被兒

  子眼巴巴望著復羞復臊臉上像是火燒1樣連忙探手抓著兒子那話兒擼動:「好

  兒子

  快到媽屄裡癢快拿大那話兒給媽解解癢。

  「講著還挺起腰用手指扒開屄縫把美麗的屄眼子露瞭出到。

  小鍾嘿嘿笑著抓起自己親媽白生生的大腿去兩邊分開腰上用力1挺大那話兒頭

  子就捅入瞭屄裡把屄眼漲的滿滿當當。

  「哎喲……」蔣蕓閉上眼睛滿足的歎瞭口氣「兒子的大那話兒日媽媽的玉門瞭

  真好……」

  小鍾坐在沙發上雙手抱緊瞭肥美的大屁股有力的腰肌快速擺動起到大那話兒在

  親媽滑嫩的屄裡深進淺出捅的騷逼「噗噗」亂響日的蔣蕓哎呦呦亂啼:「好

  兒子

  日死媽瞭……哦哦……我的親兒子喲日死媽瞭……哦哦大那話兒日的玉門好舒

  服哎

  呦哎喲……」

  小鍾1邊日著1邊在蔣蕓潔白柔嫩的身子上亂觸滿是艷羨:「媽您身子真好

  屄也好復嫩復滑。

  」

  蔣蕓卻歎瞭口氣:「哪好喲全三八歲的人瞭老麼咔哧眼的哪還比得上年輕小姑

  娘。

  」

  「哪能呢。

  「小鍾連忙講」您上外面掃聞掃聞誰不講您同我姐姐1樣頂天瞭就二0到歲。

  」

  蔣蕓嗔怪的講:「也就是你嘴巴甜……哎呦再快點哎喲……你媽老瞭以後也

  就望你這根大那話兒日小景的小嫩逼往瞭。

  哎呦哎呦好兒子使勁……嘶……哦……」

  小鍾伏在她身上1邊日著1邊哄著:「哪能呢就是您好小姑娘們哪能同您比。

  您去那1站那氣質那模樣哪個男人望見您不得那話兒硬邦邦。

  」

  蔣蕓被哄得眉花眼笑輕輕打兒子肩膀1下復生怕打疼瞭趕快抱住親兩口伸出

  香舌探入嘴裡吐出芬芳津液由他吸吮舔弄喉嚨裡壓抑不住的淫啼聲化作」唔

  唔」

  的淺唱低吟。

  淩亂的沙發上年輕男人的茁壯身軀狠狠壓在成熟豐潤的女性肉體上唇貼唇、

  肉貼肉碩大的那話兒在淫水4溢的騷穴裡插進抽出擦出瞭1蓬蓬淫蕩的白沫流

  來屁

  眼上旋出小小的水窩。

  「好兒子日死媽瞭日死媽的玉門瞭哦哦……不行瞭不行瞭頂來屄芯子瞭要死

  瞭要死瞭……」蔣蕓嘴裡胡言亂語著雙手死死扣住兒子的後背兩條腿更是高

  高抬

  起恨不得那話兒每1下全更快更強烈的日入到讓她飛的更高更爽。

  眼望著蔣蕓頭向後仰雙眼翻白小鍾明白她快來瞭再也顧不上什麼3淺1深9

  淺1深更是加快速度死命的把那話兒頭子去逼肉裡擠像是打樁機1樣每1下全

  要頂

  來屄心。

  「不行瞭不行瞭乖寶把媽日死瞭……哦哦哦哦……」蔣蕓渾身顫抖起到摸電

  1樣的扭曲身體1口咬在兒子的肩膀上嗚哽咽咽的啼著。

  小鍾隻覺得那話兒被繃緊的屄肉裹得嚴嚴實實泡在溫暖的騷水裡熱洋洋的那話兒

  頭子更是被屄

  心咬著就像做著都方位的按摩差點射瞭出到。

  但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小鍾死死咬著牙1動不動待蔣蕓的高潮過往屄肉漸漸軟

  瞭下到射精的沖動也緩和瞭許多。

  「喚喚。

  「蔣蕓喘著粗氣幾乎要汪出水到的鳳眼漸漸張開滿是愛護的望著身上汗流浹

  背的兒子復有些心疼起到抬起手給他擦往臉上的汗珠輕聲講「乖寶累不累?」

  「不累。

  「年輕人哪裡會認這種事情小鍾豪爽的直起身拍拍胸口漸漸把那話兒抽出到示

  威1樣的晃瞭晃」媽你望還精神著呢起碼還能日你1個小時。

  」

  蔣蕓笑著連連搖頭:「好兒子媽可不是當年瞭哪還受得瞭你再日1個小時不

  行瞭不行瞭讓媽歇歇。

  」

  小鍾有些不滿的用那話兒拍拍蔣蕓的肚子復揉起瞭大奶子撒嬌:「那可不成我

  還沒出到呢。

  媽你得疼我。

  」

  「好好好。

  「蔣蕓受不瞭兒子撒嬌便讓他躺下挈起疲勞的身體蹲坐在他身上用手扶著直

  挺挺的那話兒漸漸坐下往、整個含入肉屄裡徐徐聳動起到還伸手來兒子胯下揉

  捏著

  陰囊。

  這是兒子最喜歡的姿態。

  小鍾瞇著眼睛享受著母親的侍侯伸出雙手1邊把玩打著紅色桃心乳環的肉球

  1邊驟然問:「媽你講你年輕時候同人日屄能日1個小時?」

  蔣蕓不停聳動著屁股望著兒子的大那話兒在自己的玉門裡不停的入入出出驕傲

  的講:「那固然老娘年輕的時候日屄能日1晚上全不帶停的。

  」

  小鍾愛好大增連忙講:「媽給我說說唄說說你年輕時候日1晚上屄的故事。

  」

  蔣蕓滿面羞紅的呸瞭1聲:「你這孩子怎麼就愛聞這個你媽讓別的男人用大

  那話兒日你還快樂啊。

  」

  小鍾連忙抓住蔣蕓的屁股固定住挺起腰狠日瞭幾下滿臉諂媚:「媽誰讓我就

  愛聞這個呢快講講快講講。

  」

  蔣蕓被日的「哎喲哎呦」不停好輕易喘口氣無奈的歎瞭口氣:「好好好誰讓

  乖寶愛聞他媽挨操的故事呢。

  讓我想想……那次是大學畢業食散夥飯你剛三歲還住在你奶奶傢……」

  首先個故事:畢業紀念(上)蔣蕓大學畢業的時候小鍾已經三歲瞭。

  雖然大學並不制止學生結婚生子但孩子實在太小終回不方便帶著孩子上課實

  習因此白天是由爺爺奶奶照望蔣蕓天天從實習單位歸到再接手。

  所謂畢業季學生們已經入進瞭1種非常神奇的狀態實習的每天上班下班過著

  狗1樣的生活已經保研或考上公務員事業編的每天悶食笨眠過著豬1樣的生

  活至

  於那些考研的還有沒確定接收單位的則過著東跑西奔豬狗不如的生活。

  蔣蕓的公婆全是有大本事的人公公是體制內的1方諸侯手掌大權婆婆則是本

  3甲醫院的主任醫師所以蔣蕓很簡樸的就確定瞭實習單位。

  實際上公公的意見是蔣蕓在傢帶孩子就好。

  但婆婆覺得女人年紀輕輕就在傢待著望孩子反倒輕易悶出病到而且對自己兒

  子什麼樣也是心曉肚明擔心兒媳婦招災惹禍……所以還是支持蔣蕓有個工作。

  隻不過婆婆明白兒子是什麼樣卻不明白她這個美麗動人的兒媳婦復是個什麼

  樣。

  所以蔣蕓就在本1傢很不錯的律師事務所開始瞭律師生涯。

  站在學院的禮堂穿好鑲著粉色垂的學士服、戴上綴著黑色流蘇的學士帽接過

  畢業證書、學位證書讓校長將流蘇撥向另1側再和跟學們1起照完瞭大關影

  蔣蕓

  的大學生活或者講求學生涯就徹底結束瞭。

  「我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蔣蕓的老公何志勇望1眼臺上正發表畢業說話的校長驟然扭頭湊來她耳邊

  低聲講。

  蔣蕓歸眸1笑:「好望嗎?」

  「特殊有氣質特殊有滋味。

  「何志勇有些貪欲嗅著蔣蕓的體香伸手隔著絲滑的學士袍撫摩著她的腿」特

  別……想日你。

  」

  蔣蕓臉上1紅連忙把他的手拍到:「別鬧校長說話呢。

  」

  何志勇毫不在意復把手伸瞭過到:「等他說完瞭咱們往9樓。

  」

  蔣蕓臉更紅瞭微微的搖頭:「今天是畢業典禮哎你……」

  「我想日你誒」何志勇聲音有些粗瞭起到「穿著學士袍把袍子撩起到從後面

  日你的玉門。

  」

  蔣蕓聞著老公的淫話幻想著自己伏在墻上黑色的學士袍高高撩起掛在腰上露

  出飽滿渾圓的大屁股和粉紅柔嫩的騷逼身後強壯的男人挺著粗長的大那話兒1

  下1

  下用力日著快感隨著那話兒操入抽出在身體裡不斷蔓延著、積蓄著……

  「嗯……」蔣蕓下意識的呻吟1聲連忙低下頭掩飾著自己潮紅的臉色眼波流

  轉春意盎然聲如蚊蚋的答應瞭「1會兒1會兒拍完照我先上往……」

  主教學樓的九樓是藝術系的方何志勇不明白怎麼勾搭的合系弄來瞭排練廳的

  鑰匙有的時候趁著沒人就帶著蔣蕓到這裡日屄。

  「你就趴在這裡。

  「何志勇把蔣蕓按在形體境上還沒等她扶穩瞭就急吼吼的撩起瞭學士袍。

  「老公你慢點!」蔣蕓的頭險些撞在鏡子上剛埋怨1聲就覺得下身1涼學士

  袍掀起遮住瞭頭頂蕾絲內褲被粗暴的褪來瞭腳

  踝上奶子被雙手緊緊抓住緊接著屄口1漲火暖的那話兒頭子就硬生生頂瞭入到。

  「哦!」蔣蕓呻吟1聲有些嗔怪「你怎麼這麼狠吶下面還幹著呢。

  」

  「嘿嘿。

  「何志勇挺起那話兒1邊日屄1邊笑」我還不明白你麼綽號3下出水別管幹不

  幹那話兒日入往三下保管流水。

  」

  「哦哦……臭壞蛋哪有這麼哦哦這麼講自己老婆的……哎喲哎喲老公快使勁

  日的玉門美死瞭……」蔣蕓反手拍過往卻被何志勇1把抓住拉直瞭胳膊借著

  勁日

  瞭起到那話兒捅入往沒有幾下果真就流出瞭騷水兒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

  何志勇更自得瞭松開蔣蕓的胳膊讓她抓穩扶手雙手抱住瞭大白屁股快速聳動

  起到望著那話兒在玉門裡入入出出享受著日屄的快感滿嘴騷話:「談天助興嘛

  這麼

  好的屄不多見幾根那話兒豈不惋惜?怎麼樣老公的那話兒厲不厲害美不美?」

  「美美死瞭……」蔣蕓無力的抬起頭望著鏡子裡滿面春色的美人被人按著日

  著屄1對大奶子不曉什麼時候從乳罩裡蹦瞭出到前後搖曳著「老公的那話兒最

  厲害

  瞭老婆最喜歡老公的那話兒瞭哦哦……大那話兒日的老婆玉門好爽啊老公加油

  日快

  ……哦再快點……哦好舒服啊……」

  何志勇不再撩騷把註重力集中起到快速的聳動著屁股把那話兒用力插入往再猛

  然拔出到那話兒棱子磨開瞭屄肉上的褶皺兩個人共跟享受著日屄的快感蔣蕓淒

  美的

  呻吟聲歸蕩在空曠的形體練習室裡1滴1滴的淫水被那話兒帶出到徐徐滴落在

  板上。

  驟然何志勇愣住瞭動作這讓正在享受的蔣蕓有些迷惑的歸過頭:「怎麼瞭?」

  蔣蕓古怪的扭動1下:沒感覺來射精啊?

  「噓!」何志勇側著頭有些緊張的聞著什麼連忙拍拍蔣蕓的屁股「壞瞭有人

  到瞭!」

  小夫妻倆總回還是年輕哪敢人前宣淫嚇壞瞭的蔣蕓手忙腳亂的整理著學士袍

  何志勇依依不舍的抽出那話兒忍不住低聲罵街:「操哪個王8蛋這麼沒事幹亂

  逛。

  」

  剛收拾好門就開瞭門外跟樣是1男1女偏偏還全相互認得男的是跟班跟學學

  委張廷瑯女的是隔壁班的班花陳靜嘉。

  法學院作爲文科院雖比不上外語系美女衆多卻也是出名的好院系女生多且質

  量高1向是肉多狼也多像何志勇1個學化工的本系連個母動物全沒有便奔來

  瞭法

  學院到1眼盯上瞭蔣蕓。

  4個人8目相對場面1度沈默尷尬。

  蔣蕓和陳靜嘉全是美女本就面和心不關這種場關這種環境見瞭面全是心底暗

  罵1聲:這騷貨準是挨日到的。

  何志勇打個哈哈:「今每天氣不錯哈哈哈老張你這是……」眼睛轉向陳靜嘉

  卻是1愣。

  他以前聯誼的時候見過張廷瑯可從沒見過陳靜嘉猛1見卻是大感與蔣蕓滋味

  不跟。

  這時候的蔣蕓是柔媚嬌花經過多年淋灌復生瞭孩子稱得上風騷進骨嫵媚進心

  站在那裡就是豔光4射。

  而陳靜嘉卻是那種寒美人身材消瘦、亭亭玉立已經有瞭3分寒傲律師的氣概

  別有1番風味。

  張廷瑯望著春潮未退更顯柔媚的蔣蕓跟樣是眼睛放光但還是從容心神:「這

  不是照完相沒事出到轉轉懷念1下美好大學時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就走。

  「講著摟著陳靜嘉轉身就要走臨走時候還細心的把門合好。

  隻是最後看向蔣蕓的眼神卻是那麼意味深長。

  何志勇有些懷疑的望望門復望望蔣蕓:「你同他勾搭上瞭?」

  「呸你個沒良心挨千刀的。

  「蔣蕓啐他1口」這兩年你在外面玩兒的挺開我可是復生孩子復要上學哪到

  的非洲時間。

  你要是這麼講今天晚上我勾搭勾搭他怎麼樣反正這麼好的屄不多知識幾根雞

  巴不就賠瞭麼。

  」

  何志勇連忙哄:「老婆好老婆乖老婆最棒瞭從不在外面勾搭野男人……我同

  你講非洲人的那話兒特殊大那個象族全得把那話兒捆好瞭吊在胸前要不然挈瞭耽

  誤幹

  活……」

  好講歹講哄好瞭可被這麼1打岔兩個人也沒瞭興致收拾1下便歸瞭宿舍歇息。

  晚上就是大學最後的散夥飯。

  1個班連男帶女三0多人坐在酒店的大包廂裡暖浪沖天隻見食飯的少飲酒的多

  吆5飲6很快十幾瓶白酒1箱啤酒就下瞭肚。

  蔣蕓本就是班裡出名的焦點人物男跟學望瞭勃起女跟學望瞭妒忌不穩瞭。

  跟學們也全飲多瞭、放開瞭

  有對坐劃拳接著灌酒的有合系不錯抱頭痛哭的還有耍酒瘋站在桌子上朗誦

  《少年中國》的。

  趁著亂蔣蕓靜靜的退瞭席溜來門外吹瞭會兒風復來衛生間洗把臉才蘇醒1些

  整理1下身上的小吊帶背心再補補妝晃晃悠悠的去歸走站在包間外的門廊靠

  著欄

  桿望著樓下酒店大堂。

  但是卻望來瞭何志勇正摟著陳靜嘉從外面走瞭入到好像也是剛飲完酒的樣子

  在前臺辦瞭進住便上樓往瞭。

  蔣蕓明白何志勇在外面花天酒也沒打算管他卻萬萬沒想來已經膽子大來瞭這

  個步明明白自己老婆和都班跟學就在這個酒店食飯卻還敢明目張膽的帶女人

  到!

  自己合上門怎麼玩兒全好講但現在這樣有些拿蔣蕓的臉面當鞋墊子瞭。

  其實何志勇是真冤。

  他明白蔣蕓今天晚上散夥飯明白他們復食復飲復K歌恐怕歸到早不瞭所以才

  敢勾搭陳靜嘉也許是憑著1張好臉蛋和揮金如土的豪邁氣勢居然就哄得寒美

  人開

  瞭花居然就這麼到瞭酒店。

  但是他明明記得蔣蕓的散夥飯在東區才特意到的北城。

  就像周星馳電影裡演的麗晶大酒店和麗晶大飯店那樣何志勇實際上記混瞭酒

  店的名字卻恰好被蔣蕓望瞭個滿眼。

  即便明白何志勇女人無數蔣蕓也被氣的不輕尋前臺開瞭隔壁的房間把耳朵貼

  在墻上聞著動靜。

  海內的酒店去去就是1條不好墻皮比較薄5星級的隔音效果會好的多但至少

  現在這座酒店隔壁的聲音還是比較清晰的。

  先是男女講話的聲音接著是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洗澡時的水流聲然後就聞來

  女人略顯壓抑的啼床聲:「哦……好哥哥哦哦……嗯……日我好哥哥……哦

  哦……

  ……」

  應該是床就在這1側蔣蕓聞他們的對話清清晰楚。

  何志勇1邊喘著粗氣1邊問:「哥哥的那話兒大不大?」

  女人啼著:「大大。

  」

  何志勇復問:「日的爽不爽?」

  女人啼的更大聲瞭:「爽日的玉門爽死瞭哦哦……」

  何志勇自得起到日的更用勁瞭:「玉門舒暢麼?同老張比我們的那話兒哪個大?」

  女人喘息著講:「哦哦你的大你的大你的那話兒太大瞭……哦哦老張沒你那話兒

  大……哦哦以前日過我的男人那話兒全沒你大哦哦……愛死大那話兒瞭……」

  蔣蕓聞得滿臉通紅暗罵陳靜嘉這騷貨果真不是好東西平日裡望著寒冰冰1副

  狂霸酷炫屌炸天的樣子在床上比妓女全浪。

  有心不想再聞下往但床展嘎吱嘎吱的搖曳聲男人日屄的悶哼聲女人騷浪的啼

  床聲卻連綿不盡的去耳朵裡鉆鉆入腦子裡鉆來肚子裡加上酒精的作用蔣蕓隻

  覺得

  小腹裡面微微發暖玉門裡癢的有些難耐手指忍不住的順著滑下往輕輕的提起

  短裙

  脫掉內褲抹1點屄口的淫水揉動起已經充血腫脹的小豆豆。

  「哦……」蔣蕓聞著隔壁的啼床聲閉上眼睛自慰著、輕聲呻吟著。

  但手指哪裡能同男人的那話兒比即便把兩根手指全插入瞭玉門裡也難以解脫身

  體的饑渴和難耐的瘙癢。

  「砰砰砰!」寒不丁的敲門聲把蔣蕓從手淫中呼醒驚慌失措的望著房門1時

  間全沒反應過到復聞來幾聲敲門聲才匆匆答應1聲奔過往開門。

  門外站的是張廷瑯。

  ……

  「然後呢?」望來母親驟然停下瞭回顧正聞的津津有味的小鍾有些焦急連忙

  召呼「媽接下到呢?」

  蔣蕓伏在兒子的身體上笑嘻嘻的講:「你讓媽媽歇息1會兒嘴巴講的全渴瞭。

  」

  「我往倒水。

  「小鍾忙忙的爬起到殷切的倒杯水侍侯著蔣蕓飲下復追問」然後呢?」

  蔣蕓笑瞭起到繼承回顧起到。

  首先個故事:畢業的紀念(下)站在門外的張廷瑯望來蔣蕓上下打量1下長

  長的舒瞭口氣責備的講:「終於尋來你瞭爲什麼不接手機?」

  手機?蔣蕓茫然的歸來床邊拿起手機望來上面十幾個未接到電有室友的有張

  廷瑯的。

  「我們不明白你奔來哪往瞭向來在給你打電話。

  「張廷瑯同瞭入到隨手合上房門」多虧我奔來前臺問瞭1聲才明白你開瞭房

  間。

  」

  張廷瑯給跟學們打瞭個電話告訴他們已經尋來瞭蔣蕓讓他們先往K歌然後復

  問:「怎麼瞭?發生什麼事情瞭?幹嘛驟然奔到開房間……呃?那是什麼?」

  他

  1轉頭望來床上白色的蕾絲內褲已經被酒精填滿的大腦1時間甚至沒反應過

  到是

  什麼還問瞭出到。

  蔣蕓尖啼1聲忙不疊的撲來床上手忙腳亂的爬過往把內褲抓起到卻完都沒想

  來隨著爬過往的動作短短的裙子已經包裹不住她豐滿渾圓的翹臀大半個臀肉

  全暴

  露出到甚至水澆澆的玉門也若隱若現。

  張廷瑯的眼睛全望直瞭眼神同著翹臀的擺動情不自禁的吞瞭口口水。

  &Amp;Amp;

  #六五三二七;

  等蔣蕓把內褲團在手裡靜靜松口氣卻感覺自己的腰被人抓住瞭緊同著1個巨

  大的身體壓在瞭後背上。

  糟糕!蔣蕓想要藏開可1個弱女子哪裡反抗得瞭大男人趴在床上感受來背後

  的壓力低聲啼瞭起到:「你快起到!」

  張廷瑯沒有歸答身體死死的壓住她嘴唇雨點般落在蔣蕓如天鵝般的後頸上雙

  手從側面抓住吊帶背心的下沿1推連著奶罩1起拉來瞭肩膀上。

  蔣蕓整個上身暴露出到這讓她更加驚慌雙臂緊緊夾在身側:「你快起到要不

  ……要不……」她本想講要是不起到就告訴老公何志勇。

  就在出口的1瞬間她宛然復聞來瞭隔壁那令人憤慨的聲音。

  在薄薄的墻壁那1側屬於她的老公平趴在另外1個女人身上找歡作樂屬於她

  的那話兒正在另外1個玉門裡瘋狂抽插。

  而且她還明白何志勇從不喜歡戴套恐怕過1會兒還要把濃濃的精液射入往另

  外1個子宮裡往怕不是要給她養活1個野種出到。

  蔣蕓哼瞭1聲驟然閉上瞭眼睛。

  張廷瑯驟然發覺身下的女人舍棄瞭反抗渾身軟瞭下到。

  他不明白發生瞭什麼酒精已經讓他喪失瞭思量能力腦子裡隻剩下白白的屁股

  水嫩的肉屄。

  他手忙腳亂的脫掉瞭褲子騎在蔣蕓的屁股上隻是輕輕1壓那話兒便順滑的整根

  日瞭入往。

  「啊。

  「剛剛就已經淫水澆漓的肉屄被操開蔣蕓1點全不痛隨著那根火暖的東西插

  入瞭身體反而1股快感向著都身蔓延情不自禁的輕啼起到。

  「啪啪啪。

  「張廷瑯很有技巧的1下1下將那話兒整根日入往復整根拔出到大開大關的日

  著驟然復想起到什麼問:「你剛剛在這裡手淫?是不是?要不然怎麼這麼多

  水?」

  蔣蕓閉著眼睛享受著老公以外男人的操幹懶懶的歸答:「對啊我剛剛聞隔壁

  在日屄忍不住瞭就手淫。

  「驟然復提高聲音」你曉不明白隔壁誰在日屄呢?」

  張廷瑯動作情不自禁的緩瞭下到:「是誰?」

  蔣蕓笑著講:「固然是我老公還有你那個敬愛的陳靜嘉。

  」

  張廷瑯停住瞭趴在蔣蕓身上聲音發澀甚至有1種讓人顫抖的冷意:「你講什

  麼?」

  「不信?」蔣蕓驟然翻身把他掀瞭下往用手指指墻「現在他們應該還沒幹完

  要不要1起到聞?」

  張廷瑯深深吸瞭口氣拿瞭1個水杯扣在墻上隔壁的聲音如此清楚。

  「好哥哥慢1點日……哦哦哦……妹妹真不行瞭不行瞭……噢噢。

  」

  「這麼1會兒就不行瞭?寒美人化的真快啊。

  」

  「好哥哥……噢噢……你讓我歇歇……哦哦哦……不行瞭……噢噢……好哥

  哥你可真能日妹妹的玉門全快被你的大那話兒日壞瞭……噢噢……」

  「張廷瑯就沒這麼日過你麼?」

  「嘻嘻嘻沒呢……噢噢噢噢……怎麼樣和妹妹的玉門比起到你們傢蔣蕓的如

  何?」

  「不如你不如你……」

  之前的話迷迷糊糊的張廷瑯還能夠慰藉自己維持鎮靜。

  但聞來瞭自己的名字登時1股暖血直沖天靈感兩隻眼睛瞪得血紅:「我要殺

  瞭這對奸夫淫婦!」

  蔣蕓連忙1把拉住他壓低聲音講:「你要幹嗎?殺人?你瘋瞭?你還有大好

  前途!」

  張廷瑯狠狠望著她眼睛裡的血光像是要燃燒1切尖聲怒吼:「我咽不下這口

  氣!」

  蔣蕓望著他卻笑瞭起到搖搖擺擺的坐歸來床上1隻手撐住身體另1隻手卻緩

  緩向下掰開瞭已經被日的發紅的玉門:「你們男人全1樣他日你老婆你到日

  他老

  婆啊有本事你也日的我管你啼好哥哥有本事你也把我的屄日壞瞭。

  」

  「對!」張廷瑯猛撲瞭上到大口咬著舔著白嫩的大奶子把義憤填膺全灌入瞭

  那話兒惡狠狠日入瞭蔣蕓的肉屄「日死你老子日死你個玉門日死你個賤屄!」

  「哦……哦……日死我啊日死我這個玉門啊!」蔣蕓緊緊摟著張廷瑯的頭用

  力親吻著他「哦哦哦哦……用力點用力點沒聞來我老公平日的你老婆嗷嗷啼

  麼用

  力啊!哦哦……」

  沒有柔情蜜意沒有愛恨情仇惟獨瘋狂的操幹。

  張廷瑯好像被刺激來瞭那話兒1下比1下插的狠1下比1下日的猛恨不得要把

  柔嫩的肉屄操爛1樣幹的蔣蕓的騷水1突突的去外冒打的床單濕透1片。

  「好好……哦哦……日的好日的好……」蔣蕓大聲淫啼起到「快1點哦哦……

  ……再快1點……哦哦……使勁啊……」

  張廷瑯狠力日著猛1巴掌拍在蔣蕓的雪乳上白皙透明的皮膚上登時凸顯1個

  紅紅的掌印:「啼爸爸!快啼爸爸!」

  蔣蕓痛哼1聲復像是更加舒暢的啼瞭起到:「爸爸親爸爸好爸爸……哦哦……

  ……快點日女兒……哦哦

  ……爸爸快到日你的騷女兒……」

  張廷瑯把1對奶子死死抓在手裡捏的已經變瞭形連聲問:「爽不爽?騷女兒

  爽不爽?我的爽還是他日的爽?」

  「你日的爽你日的爽。

  「蔣蕓發泄似的大聲啼著好像就是要讓隔壁的丈夫何志勇聞見1樣」你日的

  比他爽多瞭!哦哦……哦哦……」

  偏偏隔壁好像真的聞來瞭陳靜嘉的聲音驟然也大瞭起到尖利瞭起到:「好哥

  哥……哦哦好哥哥日的好厲害啊……啊啊……妹妹的玉門被日壞掉瞭……啊

  啊啊

  ……妹妹快要美死瞭哥哥加油加油日啊啊啊……」

  蔣蕓不依依不舍抓示弱啼的聲音更大瞭:「親爸爸的那話兒好大好長啊頂來逼芯子啦……

  ……啊啊……」

  像是比賽1樣兩邊的女人隔著墻壁瘋狂浪啼起到給自己身上的男人加油鼓勁

  各種淫詞浪語不盡於耳。

  兩個男人顯然不願輸給對方更是咬著牙用出食奶的勁猛日狠幹連床板全不堪

  重負撞在墻上咚咚作響。

  何志勇總是先日瞭二0分鍾再比賽二0分鍾來這個時候已經堅持不住瞭驟然喉嚨

  裡1聲低低的怒吼那話兒去陳靜嘉肉屄裡死命的1頂1股股精液噴瞭出到橫沖

  直撞

  的闖入瞭子宮。

  陳靜嘉早就被日的高潮好幾次瞭被暖精這麼1燙更是承擔不住兩眼泛白的癱

  軟在床上手腳微微抽動瞭起到。

  何志勇顧不上隔壁瞭忙不疊的拍打按摩陳靜嘉的胸口揉搓著兩隻小奶鴿幫她

  把這口氣順過到。

  獲得瞭勝利的蔣蕓這時候嗓子也有點啞瞭心裡的這口氣1松也隻剩下瞭喘息

  聲音低低的呻吟著:「慢1點……哦……慢1點……」

  張廷瑯年輕力壯贏瞭比賽更是越戰越勇索性把蔣蕓翻過身讓她趴在床沿上抱

  著屁股從後面日瞭起到。

  「不行……不行……哦不行……哦……」蔣蕓抱著頭趴在床上被日的連話全

  講不出到瞭「不行你的那話兒太長哦……不行這樣我受不瞭……受不瞭瞭……

  哦哦

  ……受不瞭瞭……哦哦哦哦哦……」

  蔣蕓驟然拱起瞭後背肉屄猛然1陣陣收縮騷水像是噴泉1樣噴湧而出甚至噴

  來瞭張廷瑯的腳上。

  古話講女人日屄不怕粗、就怕長1開始蔣蕓還受得瞭等翻過身從後面日張廷

  瑯的長那話兒每下全能頂開逼芯子捅入子宮裡立即引爆瞭早就滿溢的快感高潮

  像是

  山洪1樣瘋狂的爆發瞭。

  「好閨女爽不爽……」張廷瑯氣喘籲籲的拍打著面前顫抖的大白屁股低聲問

  「玉門爽瞭沒有?」

  蔣蕓全快哭瞭趴在床上連連點頭:「玉門爽瞭玉門爽瞭……好爸爸等1會兒

  ……哦哦……好爸爸讓玉門爽過往再日讓玉門爽過往再日……哦哦……不行

  ……

  哦哦……別日瞭親爸爸別日瞭……哦哦……」

  張廷瑯卻不管不顧大長那話兒不停的使勁去裡戳大腿和那話兒蛋子撞擊著肉屄和

  屁股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蔣蕓已經不明白自己在哪甚至全要忘瞭自己是誰隻明白1根長長的那話兒1次

  復1次日入她的屄裡高興、痛苦糾結交纏讓她欲仙欲死隻想大啼、隻想瘋狂。

  那根那話兒越到越粗瞭操幹的越到越快瞭那話兒頭子驟然復1次頂開瞭逼芯子頂

  入瞭子宮猛噴射出瞭暖暖的濃精。

  終於結束瞭……隨著張廷瑯躺倒在床上蔣蕓閉上眼睛就這麼趴著、歸味著、

  喘息著渾然不覺白色的精液正從屄口徐徐流出流來大腿上滴落在上。

  ……

  小鍾望著母親臉上的微笑迷惑問:「媽媽這不是才1次麼?怎麼就成瞭1夜

  呢?」

  蔣蕓望著兒子苦笑著搖搖頭:「1次?1次哪裡肯放過我喲。

  「她斜靠在沙發上用手擼動著兒子的那話兒低聲講」我們洗瞭個澡剛打算歇息

  1會兒然後往尋跟學們唱歌你爸爸不曉怎麼就大發神威抱著那個騷貨復日瞭

  起到。

  既然他們日瞭起到張廷瑯就……」

  ……

  聞著隔壁的喘息聲、淫啼聲張廷瑯立即復到瞭精神脫下褲子坐在沙發上怒氣

  沖沖的指示蔣蕓:「到給我舔起到。

  」

  蔣蕓連連搖頭後退卻復不敢違抗張廷瑯的要求隻好跪在他的面前伏在腿上用

  手掏出軟軟的那話兒含在嘴裡用舌頭吮吸舔弄。

  仗著年輕力壯不多1會兒就直挺挺的立瞭起到。

  張廷瑯立即把那話兒抽瞭出到拍拍腿:「到坐來上面到。

  」

  蔣蕓的頭搖得像撥浪鼓1樣請求他:「別別我不行瞭我用手給你弄出到好不

  好……用嘴用嘴也行……別哦!疼……別……輕1點啊……」

  張廷瑯見她不肯上到便站起身1手把她按在桌子上另1隻手把內褲去下1拉

  蠻橫的把那話兒日瞭入往。

  剛1開始屄裡有點幹還有些不舒暢但捅瞭幾下就覺得裡面水出到瞭。

  「喲?」張廷瑯1邊日著1邊驚異的講「真他媽騷貨真賤那話兒1插就出水你

  要是被別的男人硬上是不是也這樣?」

  水出到瞭蔣蕓屄裡也就不疼瞭甚至已經有瞭快感含羞帶怯的點點頭:「嗯……

  ……我就是比較敏銳……哦哦……我老公我老公還給我起瞭個綽號啼3下出

  水……

  哦……之前和別的男人日的時候也

  是幾下……幾下水就出到瞭……」

  張廷瑯大笑起到噼噼啪啪的拍打著蔣蕓的屁股興奮的講:「沒想來何志勇這

  小子還挺有才3下出水真他媽形象。

  「他復嘖瞭1聲」這麼好的屄居然讓那小子給日瞭還生瞭個孩子惋惜惋惜。

  」

  蔣蕓側過頭媚眼如絲的望著他膩聲講:「這麼好的屄你倒是日啊。

  」

  「好。

  「張廷瑯點點頭再次快速挺動瞭起到。

  ……

  「那1晚上你爸爸日瞭陳靜嘉那賤人五次張廷瑯日瞭我整整七次。

  「蔣蕓微笑的望著兒子」向來沒歇息向來來天亮。

  第2天我整個人全是軟的屄全腫瞭在床上躺瞭1天才幹下歸學校。

  」

  小鍾連連點頭滿是艷羨喃喃講:「厲害哪天我也要1夜7次郎……」

  蔣蕓嚇瞭1蹦連忙搖頭:「你愛尋哪個浪蹄子全好不是同我就行你媽可是堅

  持不瞭瞭……還有你明年就要高考瞭現在學習才是最重要的等上瞭大學什麼

  好姑

  娘全有……」

  望著小鍾沒有反應好像在幻想著什麼蔣蕓越講聲音越小最後無奈的加快瞭手

  上擼動的速度望著兒子濃鬱的精液噴射而出輕輕搖頭。

  冤孽喲……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一品道门免费视频日本_欧美极品另类高清videossexo_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